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人在红尘 心有星空 “士”人的中国式传承_ksoyiu.njltr.com / 内容

人在红尘 心有星空 “士”人的中国式传承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7-07-28 09:23|来源:ksoyiu.njltr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人在红尘 心有星空 “士”人的中国式传承

(原标题:人在红尘心有星空“士”人的中国式传承)

所有与会人员合影留念

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

——《论语》曾子

大河网讯(记者莫韶华文张大勇图)作为一个士人,一个君子,必须要有宽广、坚韧的品质,因为自己责任重大,道路遥远。在漫漫历史长河中,“士”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特殊的地位,从整体上看,“士”的形成及演变在中国历史上也确然具有高度连续性的传统。中国历史上的士大致相当于今天所谓的知识分子,但两者之间又不尽相同。

我们如果要追溯历史,从孔子算起,中国士的传统至少已延续了两千五百年,而且流风余韵至今未绝。这是世界文化史上独一无二的现象。

9月3日上午,王幅明新书《追忆与仰望——35位文化名人探访》新书研讨会在郑举行。该书由大象出版社出版,作者对冯友兰、曹靖华、张伯驹、姚雪垠、魏巍、穆青、张海、黄健中、李铁城、孙皓晖等横跨两个世纪的35位人物,用充满诗意和深情的文字,诠释传著的独立人格、担当意识、上下求索和淡泊名利的士人情怀以及在不同领域做出的杰出成就,从而破解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文化基因。

来自河南文艺界的吴长忠、何弘、张宇、李静宜、李铁城、墨白、冯杰等省会作家、评论家近40人与会,进行了一场关于“士与悟”的探讨。

王幅明,中国作协、书协、文艺评论家协会三个国字号会员,省散文诗学会会长、评论家协会副主席。

王刘纯(大象出版社社长):一本好书重要的是要有一定的思想性,书的思想性体现的就是作者的思想性,背后就是对社会、历史,人物在哲学高度的评价,从而看到对社会的进步、民族的发展能够提供什么样的参考。王老师选定的35位人物人品可圈可点,视野使人仰望,这些是我们的楷模,在大象出版社出的散文集中是一部难得的作品,对中原文化,对河南文学是一种积极的诠释。

吴长忠(河南省文联党组书记):首先,要向各位活跃在文学界的老师表达敬意,像幅明老师这样兢兢业业做文化,认认真真做编辑工作的人表示尊敬;其次,幅明老师在“为文”上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,“中原大汉,内藏锦绣”;最后,年轻编辑应该向幅明老师学习,认真做一名合格的编辑。《追忆与仰望》对35位文化名人进行访谈和撰写,从“士人”的角度来研究是一宏大的叙事,从古至今,只有在名德上为人称赞,文学艺术上有所贡献的人才能称之为“士”。

文化的时代繁荣是每个文化人应该共同承担的责任,一方面靠天才的涌现,一方面靠学习的积累,河南目前的文学氛围非常好。很多人虽然在苟且的生活,但是依然对文学怀有一颗赤子之心,人在红尘,心有星空,哪怕平时在修自行车,但是依旧过着一种诗意的生活。

张宇(河南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):对于幅明兄,我一直这样认为,他一生忙碌,貌似忠厚,内藏锦绣,为河南的文化事业默默无闻的做出了贡献。《追忆与仰望》这本书结构宏达,以人串诗,以诗写人。书中的人都是文化历史长河中有这重大杰出贡献的人,可以称之为文学界的“大象”,但是我建议可以去掉几只糟粕的“大象”,留下的才是含金量高的“金蚂蚁”。对于这本书的写作手法上,像长篇通讯,又像散文,像诗歌,又像传记,叙事性强又极富浪漫主义色彩,值得大家学习。

对于世人对大人物的看法我想说,这些人对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在写大人物的时候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眼光,态度不好把握,很容易用自己世俗的眼光来评价这些大家,但是世人对大家们太苛刻,这是对先贤们不敬的表现。我们应该用一种客观的眼光来看待大家,如果一味的渴求,那么历史的镜子找出来的将是我们的可耻和无知。

作为书中的主人翁之一,也是本次分享会年龄最大的长者,80岁的李铁城(河南省文史馆馆员、学者、诗人、书法家)认为,写这种书是非常有意义的事,他这一生没有名号,没有人封他是诗人、书法家、作家,但是他又觉得自己一直又是这里的人,李铁城老师说,他作为“中原文化的守护者”,写了70年的毛笔字,退休之后的生活非常忙碌,写诗、写字,保护中原文化,“能够被列入这35位仁人志士中,我受之有愧,但是我问心无愧,我一生只为一件事:保护子产墓,他要用自己微薄之力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添砖加瓦。”

李铁城老师曾给杜甫、李商隐、司马光等名人写碑文,这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事,但是他去了,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地方为中华传统文化做点努力,“但是自己所做的究竟是否有价值,只有历史去评说了。”

王永宽(河南省文史馆馆员、河南省社科院研究员、原文学所所长):这是一本大著作,有理论研究价值,有文化传承价值。

墨白(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河南省文学院副院长):幅明发表了很多散文诗,是很有见地的评论家,这本《仰望与追忆》是一本值得收藏的书。

刘先琴(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光明日报记者站站长):从事新闻工作几十年,我觉得最难做到的是让自己严谨起来。我曾经提出过“新闻散文化”,致力于将新闻的事实赋予散文的灿烂。幅明是把灿烂的文学赋予事实的严谨,充分运用了在散文诗里对细节的关注。

李静宜(河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、《莽原》主编):80年代,散文诗曾盛行一时,但是后来被边缘化,幅明老师这本书在传记文学界是很有成果的,有它独特的意义,有文化价值。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有效的将报告文学、传记文学和诗歌文学结合在一起,将传记赋予一种灵动的诗意。

焦述(河南省文学院院长一级作家):不是畅销书,但是会变成长销书。

文学的传统就在于生命的长短,幅明老师不浮躁,深沉的干着自己的事,从未质疑也从不动摇。《仰望与追忆》的资料行很强,是一本不会过时的书,书里选择的35位人物,既有被人公认的大师,也有不为人知的小人物。作为文学界和艺术界的我们,其实不用太在意当下的功名,像梵高之类的人是必然的,当代人评价不了当代人,要用一颗平常心来对待文学才能做好学问,要认为被淹没是正常,被发现是幸运的,希望做文学的人不要被误导,要走在文学的道路上。

(原标题:人在红尘心有星空“士”人的中国式传承)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